您好!欢迎来到温州鸿大财税代理!
关注我们   
咨询热线:189-5870-8700

新闻动态

news

正视扼喉之痛:走出智能制造误区,关注工业信息安全
2018-04-17  来源:温州鸿大财税代理
  “中国企联-德稻智能制造领航班”第一期(为期半年跨越青岛、上海、深圳三地,涉及电力、装备、新能源、钢铁、纺织、建材等行业)的收官大课于2018年4月15日下午在深圳市圆满结束,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(多数是工业企业的高管)通过这个阶段的学习,不仅走出了智能制造的认识误区,而且对网络安全问题有了高度认识,尤其对工业信息安全表现出极大关注。
中国工业报记者与学员们一起在课堂上聆听了《企业智能制造的实施路径与模式创新》(中企联企业创新工作部副主任张文彬讲授)、《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:发展和应用》(美国南加州大学航空航天和机械工程USC冲击实验室主任金雁教授讲授)、《依法治理网络安全,努力实现网络强国—网络安全典型案例及对策》(国家信息技术安全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宫亚峰教授讲授)等课程。张文彬认为,智能制造不等于无人化。智能制造是工业革命与信息革命融合交汇的结果;金雁教授认为,智能制造有三个方面:智能生产、智能产品和智能服务,三者缺一不可;宫亚峰教授认为,智能制造与网络安全密不可分,没有网络安全,就没有国家安全。而关键技术、核心部件受制于人目前是我们的扼喉之痛。
  智能制造不等于无人化
  于工业企业而言,如何正确认识智能制造?
  张文彬说,企业推进智能制造的当务之急是要走出认识上的误区。如,智能制造等于无人化。其实,智能制造跟无人化不能划等号。诚然,无人化本身也没有错,但智能制造的内涵比无人化的内涵要宽的多、广的多,而且不是一个层面的话题。比如红领的工厂,不是没有工人,而是有很多工人在参与服装制造的过程,但丝毫不妨碍其成为中国服装领域非常领先的大规模定制企业。这个例子非常典型地启示:一定是无人工厂才是很先进的工厂吗?未必是,当然也可能是。
  红领推进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并不是用了最先进的SE技术,也没有用最先进的工业机器人,尤其在制造这个环节,基本上工位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需要很多工人,为什么这样做?因为服装行业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行业,是一个低利润行业。根据行业自己的特点,红领注重的是从拿到订单到交付订单整个过程的模式方面的转型,并不是在生产环节用若干机器人,或若干传感器实现无人工厂。红领是要把标准化、大规模的生产方式,改成大规模个性化的组织方式。红领认识到,过去的模式因为订单的不精确性,因为渠道商对制造商的话语权导致企业利润越来越低。为此,红领把原来的模式转过来,做了很多很多以前没有做过的东西,比如数据库改造、控制系统改造、硬件改造,最后的结果不但把自己改造成功了,还在全国做轻工行业的智能化改造服务(库存智能)。这个为什么会特别火爆?因为红领改变了原来的标准化生产模式,实现了规模化定制,还改变了服装生产制造商对服装的运作模式,即没有库存了,不需要用渠道商了。红领服装定制对每个人都要量身,全方位集合数据,身高、体重、腰宽等数据全部收集起来,所以服装定制出来以后非常合身。
  张文彬认为,智能制造也不能与一个软件系统划等号。智能是包括实体、虚体和人体,智能制造不能仅仅依靠信息和工业软件,还要跟装备、产品有效结合。如红领的MES系统,原来的工业化排产计划还可以,但实现规模化定制后这个MES系统就必须重新改造,而且还要跟其设备配合。
  另外,越先进智能化水平越高也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。不管搞工业化改造还是信息化改造,先进的技术不一定能成功,因为先进的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是需要条件的。比如企业买了最先进的装备或软件,是需要与产品、行业、市场做匹配的。如果不能匹配,就犹如买个大炮打蚊子。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中间有很多因素。有了先进技术就一定会转化为先进生产力?不一定。
  智能制造是一种全新的制造模式,涉及到过程、产品、装备。智能化,以人工智能为代表,在数字化和网络化的基础上,要让设备和过程管理像人这么聪明。人工智能应用只是技术手段,于企业而言不可能弄一个人工智能就所有都智能了。因为人、机、物本身不是静态的感知,而且动态的感知。不但实体要运转起来,而且网上的那个虚体要和实体交互,目的是让实体运转的更好。
  推进智能制造是一场系统性的变革创新。创新是有规律的,创新不等于发明。发明就是一个新技术放在那里就可以了,而创新一定要商业化应用,关键是客户要买单。有一个企业,所有的过程都是按照4.0来做的,只有一条生产线,却一直没有开工运转,因为订单不足。这样的创新就谈不上是智能制造。
  理顺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的关系
  是不是智能制造一定要人工智能?或者说人工智能的应用领域一定是智能制造?
  金雁教授说,其实都不是!人工智能这个名称被定义下来是在1956年。人工智能受启发于神经元,在计算过程中把人脑的一些思考原理用到计算机中去了。目前人工智能广泛应用于交通、医疗、制造、安全、油气、电力等领域。
  智能制造有三个方面,第一个是智能生产,可以让一个生产环节智能化,当然也可以做整套的智能装备,但没有必要投资那么大,开始的时候慢慢做,从小做起。有一种误解,以为一定要有智能车间,否则就不是智能化。其实用不着,每一个环节,哪怕这个环节上的一个小动作实现了智能化,也是可以的。整个车间一步登天全部换掉,没有那个必要。
  第二个是智能产品,有很多设计的理念,可以制造出智能终端产品。
  第三个是智能服务。要把智能产品作为一个服务工具,你真正卖给客户的是你的服务而不是产品。这有一个转换的过程,如果转换的过程实现了,就意味着你的商业模式有了一个重大飞跃。当然,这不是一步可以做到的事情。
  数字化是智能化的基础。为什么说局部可以智能化,而不一定是整个车间呢?因为数字化是基础。整个车间全部数字化是有一定力度才能做的,如必须有一定的资金、一定的人力、一定的亏损能力。
  不要一个人独立钻研AI(人工智能),一定要利用合作伙伴的才干和能力,合作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必经途径。一定要积极参与相关的培训,结交智能伙伴,这是非常重要的,不是一定要寻求技术单位的支持或者什么。
  做人工智能,不是指一家企业去做,而是大家都跟合作伙伴去做。如投资组合等。其实都是一个交朋友的过程,相互共享,然后互相提高。
  关键技术受制于人是扼喉之痛
  工业信息安全是网络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智能制造与工业信息安全密不可分。
  宫亚峰教授说,一个国家的工业是重要的经济基础,工业信息安全一直受到各国的高度关注,工业领域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数不胜数,包括工业控制系统,这些都是网络作战的主要战场,而且工控系统是网络攻击的高价值产生领域。如,1982年美国对苏联的西伯利亚苏气管道进行网络攻击,造成了苏气管道的大爆炸,专家称这次爆炸仅次于核爆。2010年伊朗核电设施遭受外国病毒攻击,导致整个核设施和核计划推迟了两年。这个病毒不是2010年一下子就植入的,而是组织了专门的情报人员和技术人员进行了10年的研发。
  进口一些西方国家的智能制造设备,往往会存在工业信息安全的问题。我国的一些电厂,也被植入了一些非法的软件,人家可以在远程遥控掌握我们电网的运行数据,在远程遥控我们发电机组。
  我国工控系统的漏洞非常多。我国工控系统有很多与生俱来的弱点,是为了再生产过程中的自动化和管理自动化这样一个初衷,导致程序简单、规则简单,目的为了保证生产,提高效率,所以它的网络也很简单、设备也很简单,系统也很陈旧。
  2016年我国工控系统遭受网络攻击10多万次,大部分来自美国。这些攻击都是有效攻击,达到了目的。
  关键基础设施的风险明显是人家给我们安插的。短时间内我们改变不了大量使用国外产品的状况,短时间内我们改变不了使用国外核心技术的痛苦。关键技术、核心技术、关键产品受制于人是我们的痛点和难点。
  网络安全人人有责,作为企业和个人必须从我做起,要树立正确的安全观念,要培养良好的安全素质,要遵循国家的安全法规。温州会计代理

在线咨询

Online consulting

咨询热线

189-5870-8700